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


首页 > 周刊原创 > 正文

汽车“缺芯”因被鄙视?台积电坐地起价,要打破微笑曲线?

台积电方面拒绝,一方面是出于实际情况,因为已经无法再增加产能;另外一方面,也因为台积电等头部芯片制造企业,“看不上汽车用芯片”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邹松霖 | 北京报道

自去年12月以来,汽车行业因“缺芯”而减产,停产消息不时传来,备受关注。

近日,更有日本经济新闻报道,事态已经发展至德国,日本,美国等国政府出面请求中国台湾“当局”,协调台积电(TSMC)和联华电子(UMC)等全球芯片代工制造龙头企业增加产能。

日本经济新闻报道,对于增加产能请求,台积电方面虽礼貌回应,但已在事实上拒绝了请求。

PE投资公司同创伟业一位投资人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台积电方面拒绝,一方面是出于实际情况,因为已经无法再增加产能;另外一方面,也因为台积电等头部芯片制造企业,“看不上汽车用芯片”。

这为理解汽车行业的“缺芯”困扰提供了另外的视角。

梳理过去一段时间媒体对于汽车行业集体性“缺芯”原因的报道,概言之,车企在疫情初期预判未来消费需求走弱,主动削减芯片订单,但2020年下半年开始,全球车市意外复苏,打得车企措手不及。因芯片厂商主要产能已投放给消费电子芯片,即便紧急下单增加车用芯片产能,仍需经过半年到一年生产周期才见成效。

上述同创伟业投资人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芯片产能吃紧,本身即是车企缺芯减产的原因,同时也是芯片制造企业博弈更大话语权的结果。“因为芯片制造企业不愿意做低端的汽车芯片,要做就要涨价。”

汽车用芯片,无论从市场规模或技术含量看,都远逊色于消费电子芯片。

据《中国汽车报》数据,2019年,全球车规级芯片市场规模约2800亿元,仅占整个半导体市场10%。而据台积电财报数据,台积电2020年收入中只有3%来自汽车零部件。

在技术上,目前备受关注的智能汽车厂商多使用14纳米或12纳米制程芯片,如特斯拉FSD芯片使用三星14 纳米制程芯片,而在传统燃油车上,28纳米,48纳米制程芯片也不少见。这与消费电子芯片领域竞逐7纳米,5纳米,3纳米制程芯片,技术代际差距显著。

“汽车芯片也一直在芯片圈的鄙视链底端。没技术含量也就不挣钱。台积电它们肯定是更愿意做附加值高的领域。这也能保持优势。”同创伟业投资人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做汽车就是做供应链。因为汽车供应链链条长,行业内都是研判产能趋势,理顺供应链的行家里手。“ABB,福特,大众,丰田……这么多大厂的供应链专家同时反应迟钝,没有一点预警机制,这不太可能。”

“相比解释成对市场趋势的反应慢了,更可能地是,在车企和芯片企业,芯片代工企业谈具体涨价上,几方博弈把进度拖慢了。”

据日经等媒体报道,1月25日,台积电等企业将在半年内第2次提价。2020年秋,台积电等已经在局部实施了涨价。而此次涨价,台积电等仍将主要面向车载半导体,最多提价15%。

事实上,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,以台积电为代表的芯片制造企业,已经掌握了越来越大的话语权,正在打破它们老乡提出的“微笑曲线”理论。

中国台湾宏碁集团创始人施振荣在1992年为了“再造宏碁”,提出著名的“微笑曲线”理论。他认为,在产业链中,高附加值通常出现在前端的研发设计以及后端的品牌营销,而中间的制造环节是利润最低的。企业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活得更好,应朝“微笑曲线”两端发展。理论提出后,一时成为海峡两岸产业发展的主流“指导思想”。

但台积电们正在“解放思想”。

据台积电2020年财报,台积电2020年全年营收13392.55亿元新台币(约合3083亿元人民币),实现净利润5181.58亿元新台币(约合1192亿元人民币),净利润率为38.7%。

同期,苹果公司2020年(因会计期间不同,相当于苹果财报的2020年中报至2021年一季报期间)营收7459.03亿美元(约合48069亿人民币),净利1643.89亿美元(约合10594亿人民币),净利率为22.0%。

虽然苹果公司的绝对值大,但在净利润率上,台积电是苹果的将近2倍。而2015-2019年台积电净利润率在32.27%~36.35%之间。

“掌握更大话语权,能选择生产什么,不生产什么的背后,把‘微笑曲线’倒扣在地的背后,都是因为台积电所从事的芯片制造等高端制造领域,本身科技含量高。制造业low(低端)不low,全在于能不能掌握核心科技。国外的德国制造能卖出好价钱,国内的格力被看好,都是因为掌握了核心科技。”前述投资人评价。

责编:周琦

(版权属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杂志社所有,任何媒体,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摘编,链接,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)

作者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