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


首页 > 周刊杂志 > 正文

补漏洞,强监管

枪打“出头房”

2021年,“房住不炒”的定位仍将持续。

国家统计局1月中旬发布的数据显示,在70个大中城市中,2020年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有涨有落,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分化。

虽然2020年以一线城市为代表的大城市房价整体上实现了平稳发展,但房价仍普遍偏高,存在供应不足,供应结构有待完善等问题。

其中,深圳,上海等地因限购措施存在漏洞,房价出现了较快上涨;而在杭州,长沙等地,部分学区房价格也出现了异动。

各地密集出台“补漏洞”“强监管”等多项措施,以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势头,政策效应或将逐步显现。

2021年,“房住不炒”的定位仍将持续。


上海:法拍房也纳入限购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  宋杰 | 上海报道

法拍房在购房者看来最公平的一点就是“价高者得”,近年来作为一种特殊性质的房源,正日渐走入市民的置业范围中。

1月25日,在公拍网首页,一套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曲沃路373弄1号1101室的房产,将于3月8日10时拍卖,起拍价为286.5万元,醒目位置标注了黄色字体——限购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点击页面后自动弹出提醒:上海法院司法拍卖的上海市商品住房已纳入限购政策范围。拍卖成交确认后,因买受人无购房资格的,将依法承担悔拍等法律后果。

上海市房管局确认,该房源为上海法拍房纳入限购的首套房源。

这意味着,上海楼市限购进一步加强,法拍房也被纳入限购范围。

部分法拍房与二手房价格倒挂

法拍房即经法院司法拍卖的房产,具体是指案件在进入强制执行阶段之后,法院经过司法拍卖的方式对需要变价处理的房产进行处置。

蓝鲸法拍总经理,国家注册拍卖师王胜蓝回忆,上海二手房市场价格的“复苏”从2020年4月开始,法拍房也是紧跟二手房脚步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上海二手房成交突破30万套,法拍房成交1660套左右,占比约5‰。从2020年4月开始,法拍房的成交溢价率(成交价/评估价)开始逐步超越100%,即逐步超越评估价成交。整体上,参与法拍报名人数从3月的套均5人(中位数),到了4月,套均报名人数突破10人(中位数)——也就是说,超过一半的房子的报名人数超过了10人(编者注:中位数指一组数据从小到大排列,位于中间的数)。

法拍房,这个曾是非常小众的房产市场,如今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。此前上海对于法拍房没有限购,导致不少没有购房资格的市民通过法拍途径来买房。由于买的人多,在上海想“捡漏”买法拍房的概率正在变低,甚至一些法拍房价格已经高于市场价。

有业内人士复盘了2020年上海人气较旺的法拍房:“老破小”潍坊四村一套产证面积40㎡的房产,从235万元起拍,经过322次出价,最终302万元成交,折合7.55万元/㎡;市中心的中凯城市之光小区,产证156㎡的高区公寓,起拍单价12.2万元/㎡,经过433次出价,总价2417万元成交,折合单价15.5万元/㎡,远超该小区在某二手房平台上12万元/㎡的单价;还有拍出单价超16.5万元/㎡的御翠园(当地同期二手房挂牌价12万元/㎡),单价超15万元/㎡的古北壹号(当地同期二手房挂牌价13万元/㎡)等。

2021年,热门法拍房依然抢手。黄浦滨江一处产证面积406.23㎡的法拍房,起拍价为3920万元,共14人报名。经过492轮的激烈竞价,近7万人围观,最后以6813万元成交,成交均价约16.77万元/㎡,而小区的二手房挂牌均价仅约14.4万元/㎡;另一处法拍房产证面积189.73㎡,起拍价1414.6万元,共28人报名,经过529轮竞价,最终成交价2801.6万元,成交均价约14.77万元/㎡,该小区二手房挂牌均价约12.3万元/㎡。

限购政策是“补漏洞”,震慑市场

据王胜蓝分析,限购政策一出,法拍房源预计会减少。

为什么房源会减少?法拍房是由纠纷案件最后进入执行阶段产生的。“很多被执行人愿意配合执行拍卖,很大的原因在于房子拍卖价格拍得较高,可以结清债务。如果拍卖的价格远低于市场价,很多债务人是不愿意配合的。那么拍卖执行的过程难度将会增大,流程时间将会变长,供应自然会减少一些。”王胜蓝认为。

上海中原地产市场资深分析师卢文曦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原来法拍房可能会挂有户口,或者还有租赁关系等,尤其是后者,即便是买下了也可能存在无法实际使用等问题。但现在法院为促使债权债务顺利妥善解决,也做了很多工作,现在大部分法拍房都能做到“清场”,打消买家的顾虑。“这也是我国司法环境提升的一个缩影。”

卢文曦认为,法拍房虽然在交易中有些“非主流”,但是从技术手段可以绕开限购的门槛。原先法拍房要求全额支付房款,但后来贷款也能解决部分杠杆问题,加上去年下半年楼市火热,法拍房也成为投机的门路之一。法拍房施行限购是“补漏洞”,一方面是确保限购限贷的效果,另一方面继续震慑市场,说明调控的政策储备还有很多,会给市场中的乱象给予精准打击。

他认为,打击炒房客的政策储备建议还有很多。“比如为了房票,炒房客通过赠予的手段,使得一个人名下无房,炒房客继续买房(当然这种情况赠予双方的风险较大),所以今后也可以严格规定接受赠予是否也需要具备相应资质。另外,还可以通过‘限售’等举措锁住流动性,增加投机者持有成本等。” 卢文曦对记者说。

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:“此次上海司法拍卖房的政策,进一步体现了上海购房政策从紧从严的导向。由于上海当前房源略偏紧,所以客观上需要防范一些优质法拍房炒作的现象。但不管如何,此次政策都形成了威慑性,有助于后续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,成为2021年上海房地产政策收紧的又一案例,也规范了住房交易秩序。”

 

《 中国经济周刊》 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

专为炒房客“量身定制”

深圳最严新房“禁炒令”落地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  邓雅蔓|深圳报道

一纸罚令的落地,数个新政“补丁”的公布,让深圳楼市在2021年开局不同以往:打新漏洞被围堵,炒房客购房难度升级,“房住不炒”的气息愈发清晰。

1月23日晚,深圳住建局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我市商品住房购房资格审查和管理的通知》(下称“《通知》”),在“7·15”最严楼市新政基础上,补充了8项措施,主要聚焦在加强购房人资格审查等方面。

其中《通知》首度明确,购房信息作假者,暂停买房3年,被外界称为深圳地产调控以来“严厉的处罚令之一”。

此外,近期对一起楼盘炒房事件的处置细节,也可以从侧面看出此次深圳调控的力度。

1月22日,深圳住建局发布了华润城润玺一期项目的处罚结果:12名人员被认定在申购过程中出现提供虚假材料,伪造流水记录等违规操作,将面临多项购房资格被暂停使用的局面,包括使用深圳购房意向登记系统以及合同网签系统资格,保障性住房和人才住房资格,住房公积金贷款资格等。

目前,深圳新房申购统一采用“i深圳”APP认筹,全市人民共享一个购房意向登记系统。不在系统范围内意味着,即便手头资金充裕,这12名人员购买新房的可能性仍为零。

不仅如此,深圳住建局还联手公安系统等多个部门,放出惩戒“王炸”大招:将有关违法违规线索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,并在查明事实后将相关失信行为推送市公共信用信息平台。

也就是说,后续的违法炒房行为比如私自贷款买房等,可能会被纳入个人征信系统,成为个人信用方面一个难以抹去的“污点”。

至于何时可解除“暂停”?此次公布的处理结果暂没有提及。

2021年网红盘天健悦桂府的“代持风险提示”内容。(图片来源:天健悦桂府一期项目公告)

最严新政,所审资料比经适房多一倍

深圳此次的新政并非“突然袭击”。从去年底至今,专为弥补政策漏洞而量身打造的新政,经历了一个从“说狠话”到“真动手”的过程。

自华润城润玺一期“打新”事件受到监管层关注后,深圳对新房买卖方面的要求变得愈发严格。2020年12月以来,深圳多个新开楼盘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资料审查力度,预售公告上“代持购房的风险提示”成为常态。

前海两个网红盘的购房意向登记页面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“没想到新房资料审核如此严格,比之前申请公租房,经济适用房那些资料多出不是一倍两倍。”1月22日,一位正在准备申购深圳新房的购房者说,除了个人收入证明,银行流水,社保证明等买房常见资料外,还需提供购房者转账对象的户口本,银行流水记录等以便审查。同时,还得符合购房人首期款来源不可由非直系亲属转入等规定。据多位购房者反映,很多环节往往得购房者亲自处理,感觉买新房已经变成一种“体力活”。

而比一般新盘监管更严的,则是网红盘。2021年1月19日至21日,深圳“房价高地”前海一带两大楼盘龙光前海天境和天健悦桂府在“i深圳”APP开启购房意向登记,其中龙光前海天境新房项目最低售价为每平方米10.4万元,天健悦桂府新房项目最低售价为每平方米9.7万元,项目认筹金皆为300万元。

相比于润玺一期项目的处理结果,今年新政规定得更加清晰。具体来看,如购房者出现违反购房政策,弄虚作假,不如实填报等行为,将有可能面临多项惩戒。

“在系统内登记时看到了不止4项风险提醒,包括被记入诚信档案,由相关部门予以联合惩戒;5年内禁止使用购房意向登记系统;定金因违约被开发商没收;半年内累计登记3次以上,不提交认购资料的,暂停使用本系统一年;涉嫌违法的,移交公安部门进行查处等。”一位已在天健悦桂府项目进行登记的购房者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与两年前相比,深圳违法申购新房的处罚力度明显升级。

新政围堵“假离婚”“代持打新”漏洞

层层加码的背后,是深圳整治房地产市场秩序乱象的决心。但仅有惩戒“真枪实刀”落地还不够,对去年公布的最严楼市新政的内容“打补丁”亦是新政推行的政策依据。

1月21日晚,深圳住建局向多家媒体确认,《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》(下称“《发展通知》”)的文件内容属实。这是“7·15”新政颁布半年多以来,第二次进行细则补充说明。

此次《发展通知》主要对新政在途交易,高层次人才购房条件,居民家庭住房登记三方面问题作出进一步明确。值得一提的是,通知署名发布时间与前海两个网红新楼盘的放开登记时间同步:1月19日。

其中,最引发热议的要数第三方面。《发展通知》明确,居民家庭购买的商品房,只能登记在具有购房资格的家庭成员名下;《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关于贯彻落实<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>的通知》第三条第(五)项关于家庭购房登记的规定不再执行。

上述通知原第三条第(五)项内容为:居民家庭夫妻双方只有一个人符合购房条件的,购买的商品住房只能登记在符合购房条件的一方或双方名下,不得单独登记在不符合购房条件的一方名下。

这一规则的修订意味着,随着所有联名者都需要有购房资格,“假离婚”“假结婚”联名买房的路子彻底行不通了。此前,深圳炒房客曾被曝光借助政策漏洞,与有购房资格者假结婚,以多次获得购房资格用以炒房。

除了堵住“假结婚”“假离婚”炒房群体,通知第三点内容对“代持打新”群体也有一定打击,大幅降低了代持的可能性。由于商品房只能登记在具有购房资格的家庭成员名下,又有限购政策作为基础,所以即便夫妻双方都拥有购房资格,两人分开参加新楼盘认筹等行为,将被目前的购房系统警示,把炒房的“苗头”尽早地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“即便夫妻两人都有申购名额,申购系统也可以同步查询到双方的新楼盘认筹情况,会提示:一个家庭单位只能登记一个同组项目。这导致另一方不能再登记。”前述天健悦桂府项目购房者说道。

“打新热”,“日光盘”会终结吗?

业内人士认为,新政重压之下,一度“打新”不断的深圳新房市场有望逐步降温。一个重要的迹象是,深圳新政在波及购房群体前,就已经在约束警醒房地产销售市场。

“我们在去年12月下旬收到了通知:2021年深圳所有打新住宅项目销售严禁代持。”一位在深圳工作5年多的房产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严禁代持通知下达后,2020年最后一个月,“最后的打新机会来了,买到就是赚到”成了房产销售们朋友圈最常见到的新口号。

那么,深圳“打新热”真的会止步于2021年吗?在润玺一期处理结果公告中,深圳政府重申了自己的态度:进一步加大对违反诚信原则,弄虚作假购房人的惩戒力度。同时,住建局将会同市场监管,公安,银保监,司法等部门加大工作力度,进一步加强商品住房销售和交易管理,严厉打击各类房地产市场违法违规行为。

而对于众多购房者而言,答案或因人而异。“不是没有考虑过二手房,现实是比起新房,同地段的二手房房源较少,备案销售价格和税费也都相对高一些。”上述正在准备申购深圳新房的购房者说道。

目前,深圳购房者对于新房楼盘的“偏爱”,主要源于新房和二手房之间的价格倒挂。以润玺一期项目为例,其销售均价约为13.2万元/㎡。但据安居客APP和链家APP对于华润城润府的二手房均价统计显示,周边地区二手房价格约为18万元/㎡,每平方米倒挂了4万~5万元。

巨大的利益诱惑让炒房客不惜“铤而走险”,走上“代持打新”之路,即自己出资,以他人的名义购买新房。

有舆论分析,“打新热”要彻底消退,解决两房价格倒挂问题或许是关键手段之一。随着政府先前放出“狠话”的一一兑现,深圳炒房客购房难不再是愿景。对于刚需群体而言,他们的机会将变得更多。

 

位于杭州市西湖区求智巷6号的杭州市学军小学,公开信息显示,该小学前身为1908年创建的杭州府官立初等小学堂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 陈一良 摄

文二新村小区内景,小区较为老旧,但已成为杭州最贵学区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 陈一良 摄

杭州:学区房三个月跳涨百万元

研究机构:应激反应,建议保持冷静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  陈一良|杭州报道

近日,杭州知名民办小学杭州市崇文实验学校可能要转为公办学校,学校附近小区或将被划为学校学区房的消息在杭州备受关注。网传该学校附近江一园小区一套在售房源在一天之内两次上调房价,共加价210万元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查询后发现该房源确实存在,但网传的房东调价记录无法辨别真假。

2020年5月以来,杭州出台小学,初中入学“公民同招”政策,公办民办学校同步进行入学报名,学校不得另行组织招生报名。

“杭州的私立小学,初中总体都不错,公民同招之前,很多家长选择让孩子先报考私立学校,如果没有被录取,再想办法就近上公办学校。公民同招之后,报考私立学校未被录取的孩子在公办学校就面临靠后录取的可能,甚至面临被调剂到其他学区的风险,不能就近入学。这就导致更多家长会有求稳倾向,提前买个学区房,拿到公办学校学位。”在崇文实验学校周边从事房产中介工作的陈平说。

陈平介绍,崇文实验学校附近的房屋价格近期确实有上涨,但没有网上传得那么离谱,而杭州最典型的学区房集中在西湖区的学军小学,文三街小学,十三中附近,该区域的学区房以房龄30~50年的“老破小”为主,最近几个月价格上涨明显,个别小区甚至出现所有房源普涨百万元的现象。

不少学区房3个月涨价100万元

1月12日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来到位于杭州市西湖区文二路,文三路,求智巷一带走访房产中介,发现2020年10月以来,不少学军小学,文三街小学学区房房价涨幅超百万元。

就职于文二路上某房产中介的赵可告诉记者,自己主做学军小学学区房的中介业务,该片区域的房源几乎是杭州最贵的学区房,近年来房价涨幅明显。

某中介网站上的在售房源信息

“以学军小学的学区房为例,30平方米以下的房源,3年前有卖到每平方米15万元的,大家都觉得很贵。但现在这类房源最便宜也要每平方米15万~16万元;一般40~60平方米的房子,总价就在500万~700万元,单价在11万~13万元。目前一套在卖的61平方米的经典户型,房东诚心卖,也是价格最便宜的,680万元一口价,其他房源价格则多数在700万元以上,但这样的房子在3年前大约总价在500万~550万元。”赵可说。

赵可介绍,此前两三年,附近学区房价格都处于缓慢上涨状态,每年大约上涨5%,但最近几个月涨幅很明显,几乎是“卖一套,涨一套”的势头,如果出手慢,还不一定能买得到。

“比如说,前面那套在售的61平方米,总价680万元的房子,如果在9月份可能只要600万元左右。但现在大部分房源涨了50万~80万元,涨100万元的也有,这个上涨速度确实有点猛。”赵可说。

学军小学的学区房主要是学校附近的文二新村,求智弄小区,文锦苑小区等。

记者走访发现,大部分房源房龄偏老,如文二新村房源大多实际房龄在40年左右,小区停车位少,停车较为困难。

赵可告诉记者,学军小学大部分学区房房源房龄都偏老,甚至不乏房龄达到50年的房源,面积也以40~70平方米房型为主,而相对较新的文锦苑小区,由于房屋面积大,过去3个月小区有不少房源涨价百万元以上。

“小户型可能要每平方米涨2万元,甚至3万元,总价才会涨100万元,但文锦苑小区的房源大多在100平方米以上,所以只要单价涨1万元,总价上涨就超过百万元了,目前文锦苑小区的房源价格基本都在千万元以上。”赵可说。

银行放宽贷款或助推房价上涨

对于过去3个月以来,区域内学区房价格为何会快速上涨,文三路上一家房产中介门店店长张媛告诉记者,主要原因可能有三点:

第一,学区房的成交旺季一般是3月,4月,5月,有的学生家长是做生意的,年初会有一些生意回款,可能就用来买房了,而买房落户一般也要求在上半年。但2020年由于疫情原因,上半年成交很低迷,部分购房需求推迟至下半年释放。

第二,杭州去年5月份出台了“公民同招”政策,该政策在9月落地,使得一些还在观望的学生家长确认了自己的学区房需求,进而出手购房。

第三,优质民办学校转为公办学校在2020年已有先例,可能使得这些小学,初中周边的小区被划入学校学区,变身“学区房”。

对于周边学区房是否还会上涨的问题,张媛称未来一段时间仍然看好学区房上涨空间。

“做强公办学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肯定是个趋势,2020年还只是‘公民同招’的第一年,估计未来还会强化这个趋势,再加上明年杭州要开亚运会,全城都在搞基建,业内对杭州房价总体是比较看好的,如果总体房价上涨,学区房自然也会有自己的上涨空间。”张媛说。

据悉,目前银行购房贷款方面也给学区房开出了优惠政策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这或是房价上涨的推手之一。

“一般的老房子购房贷款是比较难的,贷款期限也比较短,根据银行现行政策,我们有些学区房只能做十几年的贷款,贷款人还款压力大。但现在有银行可以不看房龄,允许男性借款人借款到65岁,女性到60岁,也就是说男性借款人在35岁以下,女性借款人在30岁以下,都能拿到30年的贷款期限,还款压力会小很多。”张媛说。

记者致电该区域多家房产中介门店,对方均表示大部分银行可以为购房者提供上述贷款服务。

张媛认为,截至目前,在杭州当地各类房产品类中,学区房不是升值最快的品种,却是最稳定的品种。

“2012年到2014年,应该是过去10年中杭州房产市场最低迷的阶段,但我们周边的学区房没有降价,甚至略有涨价。2016年以来,杭州房价上涨较快,但传统学区房板块整体稳定,并没有大涨,所以以投资为目的的购房者还需要理性看待学区房。”张媛说。

位于文二路上的文二新村小区,最近大部分房源上涨50万~80万元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 陈一良 摄

研究机构:市场应激反应,未来学区房概念将弱化

1月13日,杭州某知名房产研究机构部门负责人江龙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“公民同招”等政策对部分适龄儿童的就学计划造成一定冲击,市场出现应激反应,有部分家长抢购学区房,导致少数头部学区房价格过快上涨,但长远来看,通过一系列改革后,学区房概念将逐步弱化,教育资源会更加均衡。

“无论是‘公民同招’还是‘民转公’,其目的都是使得教育资源更加均衡,这在全国各大城市都是一个趋势,但优质教学经验,办学力量的调整和再分配需要一个过程,所以我们建议家长保持冷静和理性,更多关注孩子的全面成长,寻找适合孩子的教育方式,毕竟一个学区房并不能保证孩子成才。”江龙说。

江龙介绍,从2020年全年数据来看,除去少数第一梯队学区房,杭州学区房市场价格总体保持稳定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陈平,赵可,张媛,江龙均为化名)

 

视觉中国

视觉中国

长沙:暂停集团化办学,学区房“变脸”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  李永华 | 湖南长沙报道

日前有报道称,深圳一天价学区房的单价高达32万元/㎡,一套房龄超25年,44㎡的小户型老旧房成交价达1420万元。其中,名校加持是重要因素之一。

这虽然是让人听起来心惊肉跳的个案,反映的却是多地学区房价格出现大幅异动的现象。

近日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走访湖南长沙多个楼盘,发现在暂停集团化办学的背景下,长沙楼市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。

从上海到长沙,学区房价格一路猛涨

2020年,上海学区房价格涨幅不小。一位上海市民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他2020年6月份买了一套学区房,价格为7万元/㎡,比附近的非学区房高出2万元/㎡。短短半年后,已经涨到9万元/㎡。1月19日,该市民说,华师大二附中前滩学校附近的楼盘半年多从12万元/㎡上涨至18万元/㎡。

不管是深圳,上海,还是长沙这样的二线城市,学区房都是诸多购房者追捧的对象。

2020年8月,阿里法拍网上成交了两套湖南长沙八方小区的法拍房,成交总价分别为442万元和433万元,其中一套出价次数高达155次,单价达到了3.25万元/㎡,创下新高。

《三湘都市报》报道,从拍卖图片展示来看,房子装修比较陈旧,面积也仅有100多平方米,但为何能拍出如此高的价格?当地业内人士分析,长沙市实验小学,长郡双语中学的双学位,或许能给出答案。

该报道还援引贝壳研究院数据称,2020年10月,长沙二手房成交单价前10名中,7名出自钰龙天下小区,前两名分别是同区域的八方小区和长房和园,而这些大多为学区房。

为了房子好卖,各新盘推盘之时,名校傍身堪称标配。在长沙,长郡中学,雅礼中学,湖南师大附中,长沙市一中被称为“四大名校”,而“四大名校”对应的长郡教育集团,雅礼教育集团,师大附中教育集团和长沙市一中教育集团这四大教育集团,成为长沙家长们热捧的对象,近年来扩张迅猛。

2020年12月,长沙市教育局负责人介绍,近5年,长沙新增品牌学校200多所,全市城区义务教育学段优质教育学校覆盖率达到75%。

各大教育集团不断量产“名校”,挂牌,合作,托管,使得长沙有一种“名校遍地”的感觉。

长沙暂停集团化办学,有楼盘失去名校光环后遭遇退房风波

从2021年1月1日起,“名校遍地”的情况将要大缩水。长沙市教育局发布的2020年97号文放了大招:暂停长沙优质学校托管市外中小学(幼儿园)的审批;暂停公办学校托管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的审批;暂停长郡中学,雅礼中学跨学段合作办学的审批;所有中学托管的小学,从2021年起全部退出集团化管理;限定集团化办学范围。每所优质学校集团化办学在同一区县(市)限设一所合作学校。各区县(市)教育局不得设立合作学校分校。

在“10所分校”“一区一校”这两道红线之下,长沙“四大名校”已经基本饱和,扩张空间所剩无几,有些还需要收缩战线。

据公开数据,长郡教育集团在长沙的初中已有31所(含规划和建设),其中,公办初中24所,民办初中7所。雅礼教育集团有公办初中20所(含规划和建设),民办初中2所。

如此一来,一些原本挂牌,托管等学校附近的楼盘,未来房产的升值空间有了不确定性,有不少业主提出退房诉求。

位于梅溪湖二期地块的两个楼盘——招商华发依云曦城和越秀亲爱里首当其冲。

梅溪湖是近年来长沙重点发展的区域之一,梅溪湖一期已经引入不少名校,房价坚挺;梅溪湖二期处于开发前期阶段,按照原规划,梅溪湖二期将引入四大名校之一。

长沙发布集团化办学教育新政之后,在越秀亲爱里,有置业顾问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中小学正在建设中,预计2021年下半年完工,目前没有确定托管学校,具体情况得等教育局公示。

突然的变化引发购房者的不满,不少人要求退房。

其实,购买所谓的学区房,学位房可能“变脸”的风险一直存在。早在6年前,梅溪湖一期的金茂广场,金茂悦,中建梅溪湖中心,惠天然梅岭国际,天祥水晶湾,达美溪湖湾等6楼盘的业主就曾集体维权,原因是开发商承诺的师大附中,长郡等名校的学位未曾落实。如今,这些楼盘已经成为长沙的优质学区房。

2018年,因学位权益争议,长沙望城区的长郡月亮岛附近一些楼盘同样引发维权。当时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了解到,一些楼盘如润和小区,金地自在城等宣传买房就可以入读长郡月亮岛中学,有的楼盘甚至还公开张贴望城区教育局的文件,签订就读确认书。即便如此,还是有业主反映,买房时宣传的长郡月亮岛中学取消了学位政策,必须参加学区摇号,因此就读学校变更成了其他学校。

作为全国公开表扬的“反炒房”模范生,此前,已经有深圳,东莞等城市带队来长沙学习“反炒房”。1月18日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曾报道,上海市人民政府“政民互动”栏目有留言说,“我建议上海也能够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,看齐深圳,浙江,长沙等地的限购政策;政策倾向无房的刚需,多年限卖,经营贷限制等等。请不要再助长房地产的歪风。”

这一次,长沙教育政策调整,对本地楼市产生不小的影响,会不会再次成为全国效仿的对象呢?

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21年第2期)


 

2021年第2期《中国经济周刊》封面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Baidu